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豆腐夫君猎户妻 > 第149章 终......

第149章 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果四岁时,没有出乎林青的意料,长的比她小时有过之而无不及,....甚丑、甚闹、甚气人,还甚会做戏,一副黑壮的小牛犊子,偏偏还生来就会做两副面孔,白云、白天只当她任性,惯和小孩子争斗,却不知背地里这黑团子多会气人,每每想起她做的那一件件事,心口就隐隐发痛,当初的预感果真无错,这家伙生来就是治她的,每次待她忍不住动手要教训这肆意的小人时,对上白云那副静视她的目光,生生将她弄的哑口无言,郁闷至极。
  这样的生活自小人会跑会跳会言语后,愈演愈烈,偏偏就连小白都护着她,仿佛她成了大恶人一般,这天,林青实在忍不可忍,气的拿了棍子要教训小人一番,这次谁说也不顶用。
  “白果,麻利地给我滚出来,别叫我去揪你!”林青气呼呼地坐在院内,手里的棍子已经等不及地发挥着作用,一下下地抡在地上,躁动着,犹如执掌的主人一般,跃跃欲试着。
  白云正在豆腐房对白天提出的问题做解答,一晃间,天儿已经长成了个小少年,人虽然较小时活泼了一些,但性子大抵还是随了自己的,他也不拘着他,顺其自然,从未灌输他考秀才状元之类的话,也从未要求他继承做豆腐的手艺,总归是谋生的手段,在以后成长的过程中大概慢慢就会知道想要做什么,只去学堂学些知识还是要的,能让人明事理,从前他要跟着林青上山学打猎,他并未阻止,近来想对做吃的有了些兴趣,他听后也未阻止,总归是门手艺。
  听到外面习以为常的风雨欲来的怒吼声,父子俩对视一眼,停下了手中的活,白云心底暗暗叹了口气,也不知是不是因着本能上的对立,一点不似旁人家的母女,他们家的这两人总是这般瞧不上对方,他也很是疑惑怎的两三年过去,这人的性子还是这般一点就着。
  林青才不管出来欲言又止的父子俩,看着躲在卧室门口磨磨蹭蹭的小黑球。
  “别装傻”
  白云看着眼前一幕,一时倒没吭声,只是心底有些讶然,不知道囡囡做了什么,这次她好似真的生气了。
  一旁的白天看着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妹妹那有些害怕的小眼神,顿时有些心疼了,虽说妹妹在娘面前顽劣了些,但在他们面前甚是乖巧,会走之后经常像个小尾巴似的默默的跟着自己,瞧着小人四处乱蹿,看见他亮起来的眼光,顿时忍不住就要开口。
  “别插嘴,不然连你也揍”林青早就看出白天的那副维护样子,连开口的机会都没给他。
  小家伙见哥哥也被训了,爹爹在一旁不做声,看着那根在地上蠢蠢欲动嘶嘶作响的棍子,身子不自觉打了个颤,直觉这次真得挨揍了,瘪着嘴晃悠悠地来到林青面前。
  林青可没那副可怜心肠,见这小人心虚,反倒想起那被撕坏的东西,怒气不降反升,照着那肉嘟嘟的屁股来了两棍。
  可能是没想到真的会被打,白果那黑溜溜的眼珠也不转了,感受着身上传来的疼痛,一时间不知该做何反应,有点懵了,下意识瞅了瞅那气急的人,又不自觉地向自家哥哥和爹爹投去懵懂的目光。
  林青却仍不解气,“错了没?”
  白果本能地与林青对立着,不服气,想要反驳,林青一看,又是麻利地一棍,丝毫没有迟疑。
  白果不吭声,林青反手又是一棍,接着再问。
  白云看着那凌厉的棍影,眼角抽了抽,白天却再也没忍住,跑过去连忙将倔强的妹妹护到身后,不赞同地向林青看去“娘,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囡囡还小,你,你怎能这般”
  林青却是丝毫不迟疑,给了护着白果的小少年一棍,白天感受着身上并未作假的痛意,也有些懵了,身体却本能地丝毫不避让。
  白果本就人小又犟,这下可好,见最喜欢的哥哥被打了,那是比自己被打了还要委屈,立马嚎啕地哭着从身后冲了过来,白天拉也没拉住。
  “你打哥哥作甚”小人委屈地大哭。
  林青仍未有多余的废话,“错了没?”
  小人这下更犟了,就是不开口,也使劲顶着不让白天出面,就这样生生和林青硬刚。
  白云看着眼前这一棍又一问,明明是最相似的两人,偏偏就这样死犟着,看着囡囡哽着脖子就是不认错挨打的模样,不由有些心疼,下意识向前走了几步,却看见那执棍的人猛地传来一道犀利的目光,偏偏不知为何他又能从那凶狠的目光中看出一丝丝隐藏于后的委屈,心底也是有些好笑。
  “你.......”
  白云的话还未出口,林青以为这人又要以软绵绵的轻飘飘的话挡她,心底不由有些委屈,许是天生的一物降一物,林青再火爆的脾气遇上一贯淡然的白云,那也是不自觉就收敛了的,只这次大概真的是气狠了,又见不得这父子三人亲亲热热的,见着白天也防备地看着自己再给小崽子一棍,心底那股委屈突地无限放大了,咬了咬嘴唇,把手里的棍子随手置气地一扔,沉默地走了出去。
  白云见此,对上有些闹不清又有些害怕的小人,不由叹了口气,将未出口的话收到了心底,他知这次她是真的动怒了,所以本不欲当面插手,这人别看平日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但自尊心极强,眼见她如此生气,甚至动了手,他就知这次恐怕囡囡是真的惹到她了。
  白果自小身子就得天独厚,虽是早产儿,但那顽强的生命力却完完整整地继承自母亲,早年又被白云细细调养了两年,所以后来小家伙反倒比同龄人壮实健康。
  许是小人出生时遇到的那番意外对于白云来说是记忆中最为深刻的一段经历,也是他,初初有些认识到,也被那人惊艳到的开始,从以前的听天由命的无奈妥协,到后来的顺其自然的任由发展,他知他终是放任了自己,属于心底深处的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的某些东西。
  他天性淡然,从未想过主动去做什么,主动想要做什么,他只是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比普通人淡了一些欲望,却仍是每天能做什么就日复一日去做什么的寻常人,许是生生像极了自己的名字,晴天也好阴天也罢,他从来只是顾自地简单而又循规蹈矩地活着,如若不是多了人生的那场意外,他想他本该平平淡淡地过一世,却也偏偏是这场意外,叫他有些适应不及,那是和他截然相反像火一般的生动的人,贪嗔痴恨怨别离,他从这人身上看了太多那炙热的情感,最初是生活的义务履职地相处着,彼此远离着,他像局外人一般看着戏中人诸般苦苦求不得,那时他觉得原来情爱如此这般复杂且痛苦,那时他只觉这人也只是个可怜人。
  但俗话那般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个意外的巧合,还未形成的生命,属于他的延续出现时,他还未好好体味心底那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仿佛身上出现了一根小小的线牵住了他,还未待他好好看清,就要被那心肠极硬的人剪断,生平第一次,他感受到了从心底传来的愤怒,...和....害怕?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从来那般歌颂的母爱,也会有这般,心狠之人,那时他大抵是也是有些怕的,害怕还未出现在他面前,他还未准备好接受的一个生命,生来就这样错过了世人皆怀念的母亲,许是人生在世,他再怎么淡然,也终究是有欲望的,他想要那个虽意外,却来到自己身边的孩子,一切安好。
  但终归他只能学着做好父亲,却替代不了母亲,他的母亲仍旧那般自我地活着,活在一个不愿醒来面对的世界,直到那敏感的小人不再需要着母亲时,他想他是怨过林青,也怨过自己的,只能给予那生来就懂事乖巧的小人,一个不完整的家庭。
  有时人生的意外就是这般可笑,有一居然能有二,故技居然也会重施,而只因那拳拳爱女的父亲,并未像口中所说的那般轻易就放弃了女儿,只想着或许能拼凑起一副生活,面对那愧疚歉意又自责的双眸,他却不知为何已再说不出什么指责的话语,而是内心有些不经意的羡慕。
  他已忆不起亲生父亲的容颜相貌,只言片语,但近在咫尺的壮汉却又真的掏心掏肺地对他们父子好,只是那人却并不明白她父亲的心,他也做不到她父亲的期待,直到巧合再次出现,而他发现她竟能偷偷狠心剪断重新出现的一根线时,他早已明白了父亲的含义,体会了父亲的责任和血脉的天性,又怎能故作不知呢,他也厌倦了那般看天儿隐忍的眼神,也不想让最后一个巧合经历从期待到不解再到放弃的过程,对于孩子而言,发现母亲并不爱自己的过程,太过残忍。
  却不想人的顿悟原也是一瞬间的事,有些人一辈子也参不透,有些人莫名其妙就放下了,像浴火重生了一般,活出了新的自我,前尘往事真的可以做到既往不咎,有些人生来就任性而自我地活着。
  他觉得林青是狡猾的,就在他决意要剪断这团线时,她却堂而皇之地安了心、变了化,光明正大地带着一副“以前是我错了,你们能原谅就原谅我,不能那也没的办法”的姿态,他本意已决,只想着她安生下来一会也好,直到第二根线的风筝诞生,他就彻底剪断这一开始就错了的生活,却不想她好似生来就任性,她对别人不好时怎么迫她都没用,她要对别人好时怎么阻她也没用,她偏偏学做起了母亲,一个不同寻常的却偏偏又重新吸引了天儿的目光和注意的母亲。
  他无力阻止,也只能任其发展,但大抵他是适应不来她这种人的,不高兴时就不高兴,高兴时就高兴,有些想做的事情,有着想要的欲望,有着讨厌的东西,他本能地对这种明确表达自己目的的人有些疏远,那是截然相反的生活态度。
  直到那天,血染红了这人的衣襟,溅到她的脸上,他卧地看着她眼神带刀地出现在了眼前,往他这边望时眼睛却像星辰一般眨了眨眼,直到被这人一把背起,看着天儿小小的一团哭在她身前却又那般依赖,被她紧紧锢着时,他隐隐觉得,原来她的生命是这般散发着光的,有些耀眼,有些灼人,却也有些,温暖。
  她说了就会去做,她说学做一个母亲,就真的去试了,当她将第二根风筝稳稳地递到他面前时,他看着眼前面色惨白的人扬起了绚烂的笑脸,好似在洋洋得意着“瞧,我说了她没事,这不给你了么”,他却有些颤抖,他也并不想她有事,看着曾经张牙舞爪的人静静地躺在自己面前时,第一次发现,原来安静也并不一定是件好事,他早已习惯她的喧嚣和烟火气了啊。
  .......
  白果看着眼前的爹爹不说话,有些后怕,她最怕爹爹安静地这样看着她了,莫名地心虚,她只是偷偷开了下娘的盒子,有些好奇,却不想不小心撕坏了一张纸么,她还没来得及看呢,就被揍了一顿。
  “爹爹~”白果有些撒娇地喊了一声,磨磨蹭蹭地晃了晃白云的袖子。
  白云晃过神来,看着眼前像极了她的小人这般心虚的样子,不由有些好笑,面上却不显。
  “爹爹,我错了还不成吗”看着白云静静地看着她不说话,白果终于慌了,心底之前掩藏的那点别扭也发作了出来。
  白云看着被揍也没哭的小人此时眼底满汪汪的泪水,有些叹了口气,将人放在自己膝盖,看了下小人身上仍有些泛红的印记,轻轻说了句“疼不疼?”
  小人看自家爹爹终于恢复了正常,摇了摇头,哽咽地说着“不疼,果儿皮厚着呢”
  白云看着白天给小人轻轻摸药,小人那副乖巧应答哥哥回话的样子。
  “你娘亲,为何这般生气?”
  “我见她...”
  看了眼白云的眼神,白果顿了顿,“我见娘亲藏了一个大盒子,就有些好奇嘛”
  见白云仍是不语,终是撇了撇嘴委屈巴巴地说了藏起来的话“那我也不是故意的了,就撕坏了一张纸”
  白天见状扭了扭小家伙的脸,“娘的那个盒子谁也不给看,我也没看过,叫你调皮,那娘打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认错”
  小家伙吭吭哧哧地不说话,过了会儿蚊子音地嗡嗡了句“我就不喜欢向娘认错”
  “嗯?”白云见小人这般抵触向林青低头,有些无奈,却并不打算纵容。
  小家伙见白云真的有些生气了,哥哥也不赞同地看着自己,刚刚止住的眼泪又有些往外冒,无奈见二人并不妥协,想想之前娘亲生气的样子,心底也隐约觉得自己错了。
  “我向娘亲认错还不成么”
  白天给小人擦了点药,看着精力旺盛的妹妹可怜巴巴的样子,笑了笑“嗯,既然做错了,就得好好向人认错,无论是谁,知道吗,平时娘亲不跟你计较,你也不能总是欺负她”
  小人乖乖地爬到白天怀里点了点头。
  白云不去管那窝在一起说悄悄话的两人,起身回屋想收拾一下残局,他隐约知道林青藏了个盒子,但一直未曾过问,却不想被囡囡不知从哪翻了出来。
  白云进屋时就看到了那个引起一番争斗的神秘盒子,看到床上确有一张被扯坏的纸,手指顿了顿,终是展了开来,眼睛瞟到上面时微缩了下,终是没忍住,揉了揉眉头,静默良久才打破自己的原则,偷偷看了眼盒子里的摆放着各式样的小东西,还有厚厚的一沓纸。
  翻开封页,还是稚嫩的笔迹,张牙舞爪地写了几个大字,我的一生。
  白云摸了摸那几个说起来其实很丑的大字,不由笑了笑,看了看那落款的日期,是了,她少时就是这般张狂的人。
  翻开第一页时,白云脸上的笑淡了淡,看着那个隐约有些熟悉的山谷下,坐着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在看书,树上有个同样看不清面容的人在扔桃核,虽看不清具体,但他心知肚明,看着那行歪歪扭扭的小字,仿佛听见了这人的声音“今天树下来了个书呆子,抢我的地方,真是讨厌,不过那呆子,长的可真漂亮啊”,那是一段他虽不曾参与却早已耳闻的别人的时光和故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