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从污染全世界开始进化 > 019 世界憎恶你!

019 世界憎恶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发生什么事了?”
  
  朱佩娘看向吕仙仪问。
  
  吕仙仪一顿,
  
  “你知道?”
  
  “我感觉你的心理状态变了。”
  
  “怎么感觉到的?”
  
  朱佩娘神秘地说,
  
  “神仙的力量!”
  
  吕仙仪没时间跟她仔细讨论这个,开始行动了起来。创造力以她为中心,向四周蔓延,直至包裹住整个楼层。然后,这些蔓延开的创造力在特定的控制下,制造出特定的坚实壁垒,壁垒像是凭空生成的,一层一层挤进上下楼层之间的夹缝,填塞进混凝土和钢结构的空余处,然后再全盘替代。
  
  照进十二楼的阳光迅速消失,只剩下楼道走廊灯的光芒。
  
  电梯也无法抵达十二楼,在有意的控制下,经过十二楼时会直接跳转到十三楼去。
  
  与此同时,1204室内。
  
  辛渔刚刚结束提问,看向乔巡,立马得到了眼神上的示意。
  
  经历过几次危机,两人的默契程度是相当高的。如果抛却符文同心环这种外挂,连吕仙仪也不够不上这种默契。
  
  辛渔随机应变,笑着说:
  
  “先生,也许我们还有一些问题可以探讨。”
  
  男主人一开始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但察觉到乔巡和朱孛娘的站位不知不觉间已经将他们包围住后,立马紧张起来,
  
  “什么问题……不,不是已经问完了吗?”
  
  乔巡眼神直勾勾,冷不丁地问:
  
  “先生,家里还有其他客人吗?”
  
  “没……没有啊,就我们两个。”
  
  乔巡走到他背后,手伸出去,同时,一些若有如无的力量在他之间萦绕。他像是在触摸什么精致的雕刻一样,动作纤细,手指微微颤抖。在这样的动作下,他摸到了非同寻常的东西,
  
  一些……棉线。
  
  乔巡故作惊异地说,
  
  “啊,先生,你喜欢在自己身上缠棉线吗?”
  
  话音一落,男主人忽然尖啸一声,像是生了锈的大铁门被猛地撞开了,
  
  “你们到底要在我家里多久!不是已经问完了吗,快出去!”
  
  轰!
  
  一缕火苗在他和女主人背后涌现,随后迅速燃烧成一条线。“嫉妒”之火,顺着他们背后的棉线,像是炸弹的引线被点燃了,以极快的速度传染。
  
  紧接着,整个屋子都燃烧起来,密密麻麻的符纸从墙壁、地板和天花板上滑落,在房间中飞舞。
  
  男主人和女主人背后的棉线被烧了,他们一下子就失去了行动力,瘫软在地上。
  
  乔巡说,
  
  “辛渔,保护好他们。”
  
  他们当然是受害者,始作俑者一直都隐藏在暗处。
  
  符纸从墙壁上脱落后,显露出了房间原本的样子。虽然整体上大差不差,但细节上跟之前是有着明显不同的,这才像是普通人家的感觉。
  
  而真正的文曲星君神像也露了出来,朱孛娘立马说,
  
  “在那里!地司太岁的确在那里!之前的神像是假的,障眼法。”
  
  乔巡忽然看向主卧的方向,皱起眉,接着说:
  
  “孛娘,你去取神像。”
  
  朱孛娘迅速退回到玄关,将神像把持住。
  
  啪——
  
  啪——
  
  有节奏的掌声从主卧传来。接着,门开了,先是掉落出来一个影子,然后始作俑者走了出来。
  
  一个穿着打扮像道士,但更加暗黑风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
  
  可以用剑眉星目来形容他。他有一张非常阴气的脸,但令人感到惊悚的是,他的嘴巴好像被缝了起来,也是棉线,不过质地上有些不一样,黑金色的,更加光润。
  
  虽然嘴被缝了起来,但他大概能发出腹语,
  
  “真是火眼金睛啊。”
  
  年轻道士笑了笑。因为嘴被缝了,所以只能从眼角的变化感觉到他在笑。
  
  “还以为能少出点汗,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乔巡看着他,说:
  
  “所谓的‘人间通判’,只是些蜗居在阴影处的污秽吗?”
  
  年轻道士说,
  
  “是的,毕竟,你不能指望干着死人行当的人多么阳光明媚。”
  
  “真的是对自己的反派角色定位清晰嘛。”
  
  年轻道士微笑着说,
  
  “我一直觉得我是主角,这出戏的主角。对于我来说,你们才是反派角色。”
  
  “哪个主角会说自己是主角呢?”
  
  “我。”
  
  “很棒。”
  
  “这是显而易见的。”
  
  “我以前养的宠物也经常觉得自己才是家里的主人,但每次露出傲慢的姿态后,就被我一巴掌打回原形了。”
  
  年轻道士笑道,
  
  “噫,正反派之争,居然也能被你上升到主仆区别。”
  
  “因为简单易懂的举例更容易被不聪明的家伙理解。”
  
  “啧,我不太懂,看来我很聪明。”
  
  “不,是比‘不聪明’更加不聪明。”
  
  “想在语言上打败我?”年轻道士露出戏谑的眼神。
  
  乔巡笑了笑,
  
  “不,我只是话多。”
  
  年轻道士抖了抖鼻尖,说:
  
  “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放下神像离开,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第二,见证一场烟火在这栋楼里升起。你需要明白,我不介意滥杀无辜,但你们显然要为此负责。”
  
  “选择是上位者给予下位者的权利。”
  
  “那我默认你们选择了第二个结果。”
  
  年轻道士说完,右手挥袖,从袖口中飞出数不清的符纸。
  
  这些符纸撞破墙壁,便要向四周扩散。
  
  早在一开始乔巡就在展开了信息领域,所以这些符纸上携带的符文也在第一时间就被他所捕捉了。
  
  他清晰地感受到符纸上的符文携带着巨大的威能,如果让这些符文炸开,的确能像年轻道士所说的那样,制造出一场烟火。
  
  在这种居民区发生符文链式爆炸,那种死伤可不亚于饱和式轰炸。
  
  这种事情,是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接受不了的。
  
  乔巡在符纸撞破房间墙壁的第一时间就通知吕仙仪,
  
  “加固地牢,用全力,让朱佩娘帮忙!”
  
  吕仙仪照办。连续不断地倾泻创造力,然后她感受到有数不清的东西在冲击她所制造的地牢。
  
  这种冲击异常强大,让她第一时间就想起了当初在南极面对第一席贵宾无脑人的场景。
  
  对方是半神的实力!
  
  吕仙仪全力催动创造力下,也不可能真的抵挡得住半神。她急忙说:
  
  “佩娘,帮我!”
  
  朱佩娘虽然性格比她妹妹恶劣很多,但也不是什么分不清场合的人,知道吕仙仪在遭遇着挑战。她双手掐诀,引导出自己的仙术神力,补充进吕仙仪的身体,随后吕仙仪借助这些仙术再次加固地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