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娘子且留步 > 第四零六章 新欢

第四零六章 新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京城。
  
  柴晏终归没有对陆林下手。
  
  陆锦行抓蛇抓七寸,这一次,他抓得很准。
  
  颜雪怀就是柴晏的七寸。
  
  柴晏去刑部点卯,最近他很低调,这个月他已经被御史参了两次,还有十天就到下个月了,这十天里他不能再被人抓到把柄。
  
  没想到坐下不到一个时辰,玛瑙就来衙门找他。
  
  “七爷,珍珠的信,给我的,六百里加急。”
  
  柴晏向门口张望,还好门口没有人路过,否则让人知道,他的随从都能用六百里加急,御史们又有题材了。
  
  “去把门关上。”柴晏沉声说道。
  
  “珍珠找你有事?”柴晏嘴里说着珍珠,心里想到的却是颜雪怀,珍珠手里有七皇子府的腰牌,凭着腰牌可以使用六百里加急,但是柴晏相信珍珠是拎得清的,若是他和玛瑙小兄弟之间的普通信件,绝不会动用腰牌。
  
  所以,是为了颜雪怀。
  
  玛瑙把信呈上去,柴晏一目十行,看完他就明白了,嘴角上扬,他家香菜咋就能这么可爱呢。
  
  “嗯,你家七爷无官无职,连个爵位也没有,可怜啊!”
  
  柴晏感慨。
  
  玛瑙抽抽嘴角,昧着良心说道:“七爷不必自责,小的知道该怎么做。”
  
  “嗯,你去找邹老三,他看在你曾经救过他的份上,说不定能帮忙。”柴晏善意提醒。
  
  玛瑙不忍再多想了,邹老三是驸马爷的弟弟,公主的小叔子,现在在吏部任职。
  
  玛瑙的确救过邹老三。
  
  那一年,皇后娘娘在府里招待各府的女眷,饭后一起登画舫游湖,七爷和邹老三就在画舫上打起来了,邹老三被打落水中,玛瑙跳下水把邹老三救了上来。
  
  清水县。
  
  颜昭石身为主簿,身边不能没有长随,他去人牙子那里挑人,没想到,竟然在一堆蓬头垢面的人里,看到了自己的侄子颜景光!
  
  原来,当日颜大老爷把小儿子颜景文卖了十五两银子,颜景光追出去,想把弟弟要回来,可他腿有残疾,身子又弱,哪里是人牙子的对手,不但没能抢回颜景文,自己也被人牙子绑了。
  
  颜家已经穷到卖孩子的地步了,那天的事人牙子也听说了,颜家之所以分家,就是因为颜景光回去,颜家人觉得他是个拖累,所以人牙子清楚,颜景光丢了,颜家不会找,还会庆幸少了一个吃闲饭。
  
  但是颜景光毕竟没有卖身契,人牙子不敢把他留在平城,次日就塞到船上,一路南下,中间又倒了一手,最近才到了清水县。
  
  颜昭石这才知道颜家已经分家了。
  
  颜景光虽然腿上有残疾,但是不影响走路,原本身体虚弱,这三个月来,人牙子担心他太瘦卖不出去,并没有亏待他,颜景光非但没瘦,身体看上去还健康了许多。
  
  颜昭石虽然只是个小小的主簿,但却是朝廷命官,而颜景光却并非是家人卖给人牙子的,而是人牙子硬绑来的,颜昭石叫来了两个衙役,人牙子连忙赔礼道歉,说他也是上当受骗,他是第二手,并不知道上一手的事,请主簿大人开恩,从轻发落。
  
  颜景光是个实诚人,他甚至还觉得这个人牙子,比上一个人牙子要好,对他也很好,而且他也证实,这个人牙子确实是第二手,与在平城绑了他的不是同一个人。
  
  因此,人牙子老老实实交出了颜景光,又半卖半送,把一个叫乐福的给了颜昭石。
  
  乐福是自卖自身,他爹病重,无钱医治,他把自己卖了,把银子交给大哥和三弟去给老爹治病。
  
  颜昭石听说了乐福的身世,感同身受,他也是家里的老二,也同样是上有兄长下有幼弟。
  
  颜景光虽然不是读书种子,但也识文断字,张秀才帮忙,给颜景光找了个书铺伙计的差事,管一顿饭,每个月有一两银子的工钱,颜景光也能养活自己。
  
  张秀才便是田珍珍的姐夫,颜昭石和他一见如故,两人已是很好的朋友。
  
  张秀才家境殷实,张家在县城有铺子,在乡下有田地,张秀才早就无心科举,便在县学里教书打发时间。
  
  张秀才经常请颜昭石来家中小酌,张秀才有一妻一通房,妻子田氏容貌姣好,生了三个儿子,通房年方十六,也已有了身孕。
  
  颜昭石每次看到张秀才的三个儿子,便是羡慕不已,张秀才察言观色,问起颜昭石家中之事,颜昭石想起自己是签了文书被家里轰出来的,自是不想多提,只说父亲早逝,时逢战乱,老母和兄长远在千里之外。
  
  张秀才问起他的妻儿,颜昭石只说妻子早亡,儿子夭折,至于女儿......颜昭石想起颜雪怀踹向他的那一脚,他忍了忍,没提。
  
  他就是一个死了老婆死了儿子的男人,他没有女儿,从来就没有。
  
  张秀才安慰他,这时,有人端了酒菜进来,来的不是丫鬟,却是张秀才的小姨子田珍珍。
  
  田珍珍冲着颜昭石莞尔一笑,便转身出去了。
  
  看着田珍珍那婀娜多姿的背影,张秀才对颜昭石说:“我那位岳母生了四子二女,不瞒你说,我家里人丁单薄,当年家母之所以会为我迎娶拙荆,就是看中田家儿子多,都说女儿肖母,十有八、九也是个好生养的。你看,还真让家母给说对了,田氏嫁进张家七年,为了生育三子,而且自从她进门,我家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就连我那通房,你也看到了,也有了身孕。”
  
  说到这里,张秀才用眼睛睨着颜昭石,说道:“颜兄,我那妻妹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啊。”
  
  田珍珍对他有意思,颜昭石当然知道。
  
  田珍珍偷偷去核桃巷找过他,红着脸儿,放下两双鞋子就跑了。
  
  那两双鞋子大小合适,是他这三年来穿得最舒服的鞋子。
  
  “不瞒张兄,如今我身无长物,就连房子都是租来的,唉,想娶妻生子,难啊。”
  
  颜昭石说的是真话,他确实想过田珍珍,可是看着自己租来的小房子,再看看张家屋里精致的摆设,他明白自己的处境,他娶不起媳妇。
  
  从张家回来后,颜昭石失眠了。
  
  颜昭石还记得,那一年,他第一次来李食记洗碗,洗完碗,他又去倒泔水,当他提着泔水桶走进后巷时,看到一个满身锦绣,戴着宝石簪子的小姑娘正从轿子里下来,那轿夫看到他,老远就喊:“把泔水桶提远一点,别弄脏了姑娘的衣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